事实上,微信等社交平台作为微传销的产生工具,对微传销有着自我审核和自我控制责任。社交平台应该加大参与技术开发的力度,对传销行为进行24小时网络巡查,对微传销的各个传播路径开启彻底清查和整顿、执行实名制管理。在传销模式被媒体不断曝光的今天,社交信任已然崩坏,创造健康的“朋友圈”环境,还需要平台方承担更多的责任。【详细】
再拖下去,信达面临的资金风险确实在增加。信达持有的香山公司项目债权为信达公司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市分行(以下简称“厦门建行”)收购其对香山公司列入次级类的开发贷款而形成,收购时点为2011年11月15日,收购时点债权总计1.95亿元,均为债务本金,同日,信达公司与香山公司签署相应协议进行债务重组。截至转让基准日2016年11月15日止,信达公司债权合计约5.5亿元,其中,重组债务本金1.95亿元,重组期内应付未付利息7024.68万元,逾期违约金2.82亿元。【详细】